当前位置: > 新机快讯 >

二十年前她被送入齐王府的偏门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王府被烧成灰烬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8-03-28 23:50 浏览()

  帝都的仲春时节,青葱色的天空散落着淡淡的雨絮,一只白头翁哑着嗓子,站在荒凉别苑勾起的黑檐上。

  一所旧别苑,周围圈着残破不堪的断墙铁栏,院子里桃树三五棵,稀稀拉拉的,浓密的枝叶遮住了一口破败的枯井。

  房间里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,地上一尊三足抱兽小铜炉已经是这里最金贵的陈列了,此时炉里燃着的,是淡淡的沉香。

  周筝筝伸出枯瘦的手,颤抖着去接,可是终究还是手指无力地垂下,药汤全都倾洒在了那身缀满补丁的深黑色团花如意褂上。

  周筝筝还记得,这药还是托了过去的情面,让宫里的温太医偷偷给开出来的。可惜却连最后一副都浪费掉了。

  靑云连忙拿了帕子去擦拭,眼泪倾注:“药没有了,您的病,还是没有好,这里又出不去,可如何是好呢?”

  周筝筝开始咳,咳的那么起劲,好像把最后的热气都给咳出来了,冰冷的手指扶住床栏,因为太过用力,指甲都几乎嵌进雕花的木纹里。

  “青云,不要叫我齐王妃,你知道我早就不是了。”她平静而倔强地抿了抿嘴,“他们还没有死,我总是不能死在了前头去。”

  话虽这样说,可是很明显,她觉得她的身体已经轻的要飘起来,她也许活不过今日了。只是她还放不下她的爱,她的恨,她变成如今这局面,都是被他们害的!

  五天前,新皇后,也是周筝筝的堂妹周云萝,驾着凤仪看她,亲口告诉她,周云萝不会让她就这样地死去的,她要让周筝筝生不如死。

  和周筝筝一样,她也吸了二十多年的毒药了。身体好像纸片一样,离死,终究不过是这几日的事了。

  大茗朝赫赫有名的吴国公府,祖上三代累累白骨堆积成的军功,从一方勋贵受封为世袭罔替的公侯之家,位列京城五大国公之首。

  彼时的她,姿容娇美,比三月桃花更加芳艳,琴棋书画信手沾来,还会几下三脚猫的功夫,那,还是跟着她三叔父学的。

  她苦笑着,如果当初她不是那么任性不听话,如果当初她稍微聪明一点,如果当初她不错信了奸人,也许,他们都不会死吧。

  这二十年来,她看着她的堂妹周云萝怎么成为太子妃,怎么因为多年不孕,抢走了她的唯一骨血,并把他养成了一头手辣的猪。

  她的儿子还未及冠,就,,被群臣,了天牢,终身要和里的蚊蝇蛇鼠一起。

  她在别苑孤独地活着,看着周云萝怎么被太子宠爱,怎么害的太子侍妾们一个个地坠胎,怎么害得太子过了知的年纪,竟只有她给他生的一个骨血为嗣。

分享到